面具戴太久,就会长到脸上,再想揭下来,除非伤筋动骨扒皮。 ——鲁迅

这里的面具虽然指的不是游坦之的面具,不过这确实是个很符合上面这句话意思的例子。游坦之的面具是阿紫给他的枷锁,即使他后来忍痛揭下来,还会有无形的枷锁和满脸的伤疤。

人活着,或多或少会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。有的人鄙视随波逐流的扁舟,扬言要坚如磐石,屹立不倒,即使棱角被磨平,方向也不会改变。也许,他们真的做到了,即使历经风霜,依旧保留了一身的风骨。这样的人当然是可敬的,他们做到了大多数人不敢做,不愿做,做不了的事情。但是他们就没有面具,宛如三岁孩童般纯真吗?非也。面具人人都有,只不过区别在遮盖了多少,造成了多少假象。

那些丑陋的面具懒得多说了。

很多人出发点并无多少恶意,也许是害怕给别人带来伤害,也许是不愿意被人窥探内心,也许只是想自己觉得有意思而已。偶尔戴了那么一次,后来情况就一发不可收拾,不戴的话势必会带来很多麻烦,只好不情愿地戴上了。就这样,面具再也没有摘下来过,以至于到后来,我们都忘了,到底是戴了一张面具,还是说这面具本就是长在脸上的一张皮?

也许有一天,你在照镜子的时候,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已经完全变了模样,眼角的皱纹像是随时准备堆笑,微企的双唇像是马上要拒绝别人的请求,眼神中充满惊恐,这个人真的还是我吗?

也许一直都没有这么一天,也许你以为那张熟悉的脸就是你本来的模样。你以为,自己一直在抗拒被环境改变,在坚持自己的原则,而且已经很努力了,所有人似乎都相信了,孰不知这样的过程本身也是在改变这你,在无意中给你戴上一张纤薄的面具,而你对此一无所知,还沉浸在自己与环境的对抗中。这张面具就慢慢渗入,逐渐融在了脸上,仿佛只是新陈代谢后的一张皮而已。日积月累,长大成人了,脸上多了岁月的痕迹,你窃喜自己没忘初心,还是当初那个少年,却不曾想,这些留在脸上的痕迹,也是自己不经意戴上的面具。

这样的面具自然是避无可避,之所以要讲出来,为的就是让自己明白,很多时候,自己也是戴着面具的,和自己看得起看不起的人没什么两样。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恐怕已经不容易摘下来了,不管是野蛮地撕扯还是温和地消磨,都难免留下伤口。

但是,这样的面具即使留着又如何?有时候坦然接受不失为一种好办法。内心的我是留给我自己的,旁人所看到的都是他们想看到的,愿意了解你的人自然会看到那个最原始的你,这区区面具又有什么关系?


写了这么多发现好像绕回去了。不过没关系,至少思考了一圈,写下来提醒自己吧。